首页 » 资讯 » 副刊 » 正文
翩翩夏日荷
 

■ 文/刘云燕

 

古诗词里的荷,独具一种温婉与柔美。“采莲舟里歌声媚,群山醉,天外霞光红映水。”亦或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乡下的院子旁,有一片荷塘。只几日未见,荷花竟然绽放了笑颜。似乎只那一瞬间,它们都调皮地冲我眨着眼,那意思是说:“没想到吧,梳洗打扮了一番,只等你来。”

我的脚步也加快了,朝着那片荷塘走去。荷塘呈长条型,周边围着可爱的竹栅栏。天蓝如洗,湛蓝如宝石。在天空的映衬下,那些粉色的荷花仿佛在蓝色的绸缎上,静静地开放。那是巧手姑娘一针一线绣出的作品吗?或是哪个国画大师泼墨渲染的作品?可是,这比作品还美,还灵动。

一些荷花已经美美地开放了。那粉色的花瓣儿,多像仙女摇曳的衣裙,薄薄的,却质地柔软,而最妙的是那粉色因为荷叶的掩映,而呈现出明暗不同的粉色来。有的地方那粉偏红,充满了喜庆的色调,而越往花蕊处,那粉色就淡了一些,仿佛小姑娘的皮肤,嫩而光滑。 而花蕊处的黄色,是一种明艳艳的鹅黄色,让人看一眼就心醉。这种嫩粉配着鹅黄,仿佛是新出生的娃娃,那么生机勃勃。这些荷羞涩地立在笔挺的茎杆上,似乎也在暗暗思忖:“我是世界上最美的花朵吗?”那圆圆的墨绿色的荷叶,迎着风儿轻轻地摇曳,似乎在毫不迟疑地点头:“是的,当然!”此时,你才注意到那些圆圆的荷叶,叶片那么大,茎脉分明,它们用自己的绿色,映衬着荷花的美丽。

还有一些荷花还只是一朵花骨朵儿,将自己的花包得紧紧的,只是挺立在茎杆上,似乎还在想,我将如何开放。它美美地沐浴着夏日的阳光,似乎在暗暗地说:“我一点要不慌不乱地,想好一瓣儿开一瓣,每一次绽放,都是一种惊艳之美。”蜻蜓飞来飞去的,似乎在给花骨朵加油助威。其实,人生莫不如此,不慌不忙,依着自己的节奏行走。

那边靠近池塘边上有两朵荷花,似乎相偎相依着,它们彼此紧紧地靠在一起,似乎在甜蜜地诉说着什么。一朵花微红,一朵微粉,却一样地明艳。一阵风吹过来,它们就和着风轻歌曼舞。此时,人便有些失神。仿佛一对身着粉纱,婀娜多姿的少女已经缓缓起舞。而那些荷叶,是它们的伴舞,也和着节奏,轻轻地摇曳。

荷塘边上,有一个女子支起一个画板,正在涂抹着什么。她的表情那么专注,我想,她一定是在画一幅荷。自然本来就是一个最伟大的艺术家。它让荷花四季皆美,春美得是生机,夏美得是花朵,秋美得收获,冬美得是凋零。如此想来,生命的每一天都是如此美丽的。

我正看得出神,几声青蛙的“呱呱”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原来,为了体现这里的美丽,自然早已配上了最悦耳的音乐。你听,那青蛙是这里的驻唱歌手,它们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巨大的叶片下,却将歌声放出来,你一声,我一声,相互呼应。接着,鸟儿也赶来了,“叽叽喳喳”地配着主旋律,而蜻蜓似乎也不甘寂寞地,将自己微弱的声音呈现出来,哪怕只是翅膀扇动的声音。天籁之声,和着一池荷花开,竟然有种曼妙的意味了。

翩翩夏日荷,自然最清雅的画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