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视野 » 正文
中国陶瓷砖进出口搏击战
 

2018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升后跌,近期下跌速度明显加快,且调整速度和幅度超过市场预期。4月至6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贬值超过3.4%

对境外采购商而言,人民币贬值意味着在中国采购更具优势,增加了中国产品、服务出口的吸引力。以陶瓷砖贸易为例,理论上来讲,在生产与贸易成本、销售单价都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人民币贬值就意味着中国陶瓷企业能够赚取更多的美金;而人民币贬值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弱进口瓷砖在中国良好的发展势头,但实际上,这一“削减效益”并没有出现!

在人民币贬值的背景下,中国陶瓷砖进出口将进行一场怎样的搏击战?未来,中国陶瓷砖进出口应该如何适应新变革?

 

 

中国陶瓷砖出口形势依然严峻

 

与对进口瓷砖的影响不同的是,人民币贬值却在一定程度上利好中国陶瓷砖出口发展。据知情人士介绍,目前中国陶瓷企业、进出口贸易公司出口瓷砖的毛利一般仅有5~10%2016年人民币平均汇率6.64,比上年贬值6.2%。而2017年人民币止跌上涨,相对而言,在生产与贸易成本、产品销售价格维持不变的情况下,中国陶瓷企业的利润被进一步压缩。

柯显仁告诉记者,单从人民币汇率波动的角度分析,其对中国瓷砖输出量有一定的影响,在同等条件下,中国陶瓷企业获得的利润也深受其波动影响。以人民币升值为例,假如中国陶瓷企业出口的净利润是10%,一旦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上升十个点,而销售价格又没改变,在此情况下,企业的利润就已经被压缩为零。

理论上来说,人民币贬值利于出口,人民币升值将吸引更多的进口。但实际上,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对中国进出口瓷砖的影响有着天壤之别。

正常情况下,汇率上调后中国陶企应该向客户提价,而绝大部分企业担心调价丢失客户,通常都是由自己承受汇率上涨带来的后果;相反,汇率下调、人民币贬值,客户就会主动要求降价。无论人民币走势如何,中国陶企从中获得的利益有限。当然,人民币贬值确实是更利于中国陶瓷企业瓷砖出口的,“在一定程度上,人民币贬值可以提升企业的利润,但并不会明显带动销量。”

2016年中国陶瓷砖出口量价齐跌后,2017年中国瓷砖出口再次迎来量价齐跌。而且,据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统计显示,2018年一季度中国陶瓷砖出口1.6亿平方米,同比下降3.6%;出口额近9亿美元,同比减少1.9%

近两年多时间以来,中国陶瓷砖出口企业、进出口贸易公司备受煎熬。有些业内人士还寄希望于2018年形势好转,但是这可能性不大。

柯显仁分析道,除中国外,印度、印度尼西亚、越南、非洲等国家、地区的陶瓷产业快速发展,在逐步满足内销需求的情况下不断向外输出,这使得中国低值陶瓷砖出口的空间被大大挤压,整体出口形势非常严峻。

 

境外投资运营成本猛涨

 

“对于中国陶瓷厂而言,人民币贬值对其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因为其赚取的利润依然在中国使用,但是对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影响却比较大,人民币贬值无形中增加了中国企业在海外建分公司、专卖店的运营成本。”李振良告诉记者。

据了解,目前康拓瓷木砖已经迈出了海外建立分公司的步伐,且康拓瓷木砖海外投资建设分公司并非个案,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金意陶、新明珠等陶瓷企业也纷纷在海外建立了分公司。

澳洲当地时间628日上午,占地4000多平方米的新明珠大洋洲分公司Newpearl Ceramics Group Oceania Branch 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府城布里斯班隆重开业;而金意陶在2017年也通过海外分公司建立、海外品牌运营、抱团搭建平台等形式勇敢地“走出去”。

“金意陶的国际化战略,目前已实现贸易国际化、品牌国际化、人才国际化,下一步是开展跨国并购设立海外分公司。”金意陶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何乾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依托金意陶的意大利基地和国内总部,金意陶的全球化战略是——从马来西亚到韩国、日本、澳大利亚……而后全面进军欧洲和全球市场,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要力争设立4家海外分公司。

由此可见,人民币贬值确实会影响到一批在海外投资与运营分公司、专卖店的中国企业。不仅如此,人民币贬值也会增加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建陶瓷厂的成本。以非洲为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广东、福建、浙江温州、湖北等多个地区的中国企业投资非洲建设陶瓷厂。

2011年,上海旺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携资本和技术到非洲开拓陶瓷市场,第一个工厂设立在尼日利亚,目前旺康集团在尼日利亚有4条生产线;2015年,旺康又先后到加纳选址,开拓投建陶瓷工厂;2017年,旺康集团在坦桑尼亚建成第一条陶瓷生产线,生产400×400mm小地砖,日产能30000

2016年,广东科达洁能股份有限公司与广州市森大贸易有限公司就合资在非洲肯尼亚、加纳与坦桑尼亚三国分别新建一家建筑陶瓷生产企业达成合作协议。

20163月,帝缘陶瓷在埃塞俄比亚奥拉米亚州杜卡姆市东方工业园区投资建厂,日产小地砖22000㎡

2017年,佛山新美陶瓷(临湘)有限公司在非洲尼日利亚投资办厂,完成了1500亩用地的征地拆迁,预计20183月可以竣工投产两条生产线……

除此以外,据相关知情人透露,现阶段也有不少陶瓷企业酝酿到海外投资建陶瓷厂。201710月,新中源陶瓷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霍炽昌前往乌兹别克斯坦汇报建立8条“智能化、自动化”瓷砖生产线。

另一不愿具名的受访者告诉记者,人民币贬值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难度、打击了其投资热情。更为重要的是,已建成陶瓷厂或分公司、专卖店的中国企业海外运营成本“猛增”,徒增品牌塑造、市场经营等方面的困难。

 

中国陶瓷砖不只有低价

 

“不要觉得20162017年的中国陶瓷砖出口形势很艰难,未来还会更艰难,下滑的幅度会更大、速度更快。”很多业内人士对中国陶瓷砖出口形成了此番共识,目前中国陶瓷产能严重过剩,着实需要淘汰一批落后产能。而且与中国经济发展相一致,中国陶瓷产业本来也应该往高端化发展。

近两年,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前提与在陶瓷产业环保持续加码的背景下,中国陶瓷产量并没有大幅度的减少,更多的是产区、产业的转移。有业内资深人士据此大胆推测,中国陶瓷产业还是有钱赚的,只是赚钱没有此前轻松。

在陶瓷砖出口方面,无论是销量还是出口额都呈下滑趋势,而且未来极有可能是加速下滑。当前的市场环境与趋势,各陶瓷企业、贸易公司都是非常清晰的,“你认为还能做就去做,这需要企业各自的评估。”柯显仁如是说道。

发展至今,中国陶瓷产业往高端化发展才是符合经济发展大规律的。“企业感觉出口或内销一年比一年难做,这才是正常的现象。”一般而言,陶瓷砖制造端基本没有附加值,唯有销售端、渠道、品牌、服务才有可能产生高附加值。

因此,中国陶瓷砖出口需要慢慢从此前的OEM模式过渡至品牌输出、在海外建专卖店的模式。以兴辉瓷砖为例,除了欧美高端市场以外,此前也往东南亚市场销售相对低端产品,但整体的销售形势让柯显仁很惊讶。“翻看财务报表发现,我们竟然是在做‘亏本’生意。”

20159月,兴辉瓷砖聚焦现代轻奢风格后,当机立断 调整东南亚瓷砖出口战略:输出高值产品,并建设专卖店。2017年,兴辉瓷砖在韩国、印尼分别建立了专卖店。

柯显仁介绍,韩国客户是“回头客”,原来曾从兴辉瓷砖购入一些低值产品,但后来停止了合作,随后韩国客户看到转型的兴辉发展潜力更大,而且自己也很喜欢兴辉转型后的新产品,于是有了本次的二次合作——开设一家600余平方米的兴辉瓷砖专卖店。

事实上,未来五至十年,中国陶瓷砖出口都将面临很严重的形势,各陶瓷企业、贸易公司都会觉得很“痛苦”,唯有高端化、品牌化输出才是硬道理。李振良也认为,中国陶瓷砖在海外市场不能与其他品牌比拼价格,而是应该比拼设计与服务。

“康拓瓷木砖在海外建分公司、专卖店的初衷是:第一,深入了解当地市场,清楚及时地掌握当地市场的消费信息,并依据掌握的实时信息定向研发新产品,细分市场的同时细分产品;第二,增强与客户的互动,增加与客户的粘性,与客户一同发展壮大。”李振良如是说道,更重要的是,不断提升康拓瓷木砖在海外市场的综合竞争力。

尽管中国陶瓷品牌崛起困难重重,但一定是未来破局“中国陶瓷砖出口形势严峻”的有力途径。

总的来说,现在及未来中国陶瓷砖进出口搏击的战场都在“高端”市场,比拼的不只价格,更重要的还是要不断创新产品,在品牌、服务、设计等方面全方位提升附加值,如此一来,中国陶瓷砖才能与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生产的陶瓷砖在国内、国际市场上自由搏击!         

(陶鑫)


莫和克5年投资66亿美元,2017年净销售额达95亿美元
2017年,莫和克工业集团年度业绩超出预期,使得这家美国地板业巨头再次打破前年的记录。2017年,莫和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