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机械化工 » 正文
陶瓷墨水新突破:国瓷康立泰实现数码喷釉墨水国产化
 

“国瓷康立泰将在今年工业展上大量推出数码喷釉墨水新产品。”国瓷康立泰常务副总经理张天杰表示,数码喷釉墨水研发难度高,成本投入大,一般企业都不敢贸然投入。

据张天杰介绍,工业展期间国瓷康立泰将推出三类数码喷釉墨水,包括:超白釉墨水、发色釉墨水和保护釉墨水。其中,超白釉墨水主要是增加瓷砖白度,可以比正常白度增加15°以上;发色釉墨水可以增强瓷砖喷墨发色30%以上;而用于调节质感和光泽度的保护釉墨水,可以控制瓷砖光泽度3°到25°之间。在喷头适应性方面,国瓷康立泰数码喷釉墨水使用的是纳米材料,平均粒径只有0.5μm500nm),可以适用于各种大墨量喷头。

继推动陶瓷墨水国产化之后,国瓷康立泰打破国外企业对数码喷釉产品的垄断,实现了数码喷釉墨水的国产化,推动了中国陶瓷产业施釉技术走向智能化。

 

两年时间投入过千万

实现数码喷釉墨水国产化

国瓷康立泰从2016年开始进入数码喷釉墨水领域的研发,投入过千万元,经过两年多的研发,奠定了国瓷康立泰在数码喷釉墨水方面国内领跑地位。目前康立泰数码喷釉墨水产量已初具规模。

“我们两年投入过千万,这不是谁都会去做的。”张天杰表示,该产品研发的技术门槛和资金门槛都比较高,不是一般的釉料变成墨水就可以实现,需要有纳米制造技术和特殊釉料材料的应用,才能达到数码喷釉墨水的功能,一般企业都不敢冒然投入。国瓷康立泰已与客户合作使用14通道的喷墨机器实现了生产应用。

国瓷康立泰研发数码喷釉墨水的优势,是基于墨水在行业内的市场龙头地位。“我们去年墨水的销量过万吨,今年仍有30%以上的增长,具有丰富的墨水生产经验,在生产研发、品质控制和服务能力方面,具有独到的经验。”张天杰表示,国瓷康立泰依托国瓷材料多年的纳米钛酸钡、纳米氧化铝、纳米氧化锆等领先的水热法纳米技术,有这些核心技术的优势,促进了数码喷釉墨水的研发速度。

以超白釉墨水为例,采用了国瓷材料水热法生产的纳米氧化锆技术,其产品具有粒径小且均匀、纯度高、分散性好、无或少团聚、形貌可控、低温烧结性和抗老化性等特点。据了解,国瓷材料制备的纳米氧化锆粒径在10nm20nm之间,国瓷康立泰数码喷釉墨水的平均粒径只有0.5μm500nm)。而釉料墨水的粒径一般不超过3μm3000nm),国内使用的主流喷头的喷嘴内径一般在30μm30000nm)左右,数字喷头为了适应大颗粒的数码釉,喷嘴内径一般在80μm80000nm)以上。因此,纳米材料的使用,大大提高了数码喷釉墨水的性能,尽管其属于油性材料,但并不会堵塞喷头。

据了解,目前除少数一线陶企外,数码喷釉墨水在国内陶瓷行业应用并不多,属于市场开发初期。“现在国外的喷釉产品价格在10余万一吨左右,相对国外的同类产品来说,国瓷康立泰在成本上具有很大的优势。”张天杰表示。

 

喷釉智能化,或将成为陶瓷墨水发展新亮点

“就好像十年前喷墨技术早期,很多人持观望怀疑态度,但是十年以后,喷墨技术为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新的数码喷釉技术,也会让陶瓷行业产生质的飞跃。”张天杰说。

对于过去用于数码喷釉工艺的釉料发色范围窄,容易影响墨水发色的问题,张天杰表示,国瓷康立泰推出的发色釉墨水,对所有的颜色都有发色促进作用,增强发色至少在30%以上,特别是对棕红色、灰色、蓝色、黑色等深色产品具有更为突出的效果,为陶瓷企业做更深色的产品提供条件。

“数码喷釉墨水可以减少颜色墨水的用量,因为发色功能至少增强30%,那么颜色墨水用量至少也能减少30%。”张天杰表示,行业内曾普遍认为,数码喷釉墨水实现特殊效果时用量比较大,担心成本问题。不过,国瓷康立泰数码喷釉墨水,并不需要使用超大墨用量,甚至比常规的用釉量少了很多倍,减少墨水或釉料的浪费。

同时,国瓷康立泰数码喷釉墨水在喷墨设备上,也不需要专用喷釉喷头进行喷釉,国内使用的主流大墨量喷头都可以做到,如星光、星光1024MC/LC系列,精工1536喷头,以及赛尔GS40喷头、赛尔2001等喷头都可以适用。因此,陶瓷企业在使用数码喷釉墨水时,并不需要重新更换喷头,也为陶瓷企业节省了许多设备更新的成本。

借助喷釉技术,陶瓷企业可省去施釉线繁杂的工序与设备,也不需要借助模具即可实现瓷砖的特殊表面效果,并且可以实现比模具更为精细的效果,在转产上也更为方便,不需要停下来等待更换模具,为小批量的柔性化生产提供了无限可能。

“数码喷釉墨水对大板的生产非常必要,大板优等率非常关键,如果大板出现缺陷,就需要切割成为小板,价值会大打折扣。”张天杰说,大规格瓷砖施釉一定要薄且均匀,如果釉层太厚,容易出现变形、针孔、边裂等缺陷,而淋釉工艺是水性釉,很难做到施釉薄而均匀。而数码喷釉墨水属于油性墨水,加上智能化喷釉,比淋釉工艺更精准,优等率会更高。

在张天杰看来,数码喷釉墨水还将进一步推动中国陶瓷行业的智能化发展。张天杰将瓷砖表面工艺的智能化生产分成了三步,第一步是陶瓷颜色墨水的实现,使瓷砖颜色工艺走向智能化;第二步是功能墨水的出现,使瓷砖纹理效果工艺走向智能化;第三步就是数码喷釉技术的出现,使釉面工艺走向智能化。

“现在国内只有施釉工艺跟十年前相比没有多少进步,淋釉工艺有很多不可控因素,难以适应智能化的生产。”张天杰说,数码喷釉墨水将让瓷砖生产变得更加标准化、稳定化、智能化,从而使中国陶瓷行业的发展走向一个新的高度。

(肖海波)

环保设备:迈入“无烟超低排放”时代
环保治理,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