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副刊 » 正文
清明的忏悔

提起“清明”,如同搬起一块石头往我心坎上砸,让我痛不欲生!

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但我却在“清明”这个特殊的日子,思念如千虫万蚁在噬咬着我的灵魂,我本不想过多的去想,但我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想您!

父亲,您知道吗,过几天又是“清明”,我今夜注定将会彻夜难眠!

您的离开,成就了我“孝子”的好名声,但我内心深处的那份亏欠,又有谁能知晓?

“父望子成龙!”在你没有离开我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您把我当成 “与人攀比”的工具。当您在说别人小孩如何优秀时,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我就不按您的要求去做”;当您要我好好学习时,我偏偏选择了逃课;当您要我在学校多吃饭时,我就是要拿着饭票打电子游戏;当您在为我“跳出农门”成为城里人高兴时,我走进了军营,开始了自己的军旅生涯;当您要我继续“立志军营做贡献”时,我义无反顾地脱下身上的橄榄绿;……

今天,我已过了无惑之年,扭头回望自己走过的每一步脚印,我清晰地发现,自己都是在“与您对着干!”

直到医生要我在您的《病危通知书》上签字时,我才猛然发现,我错了,我错的很离谱!我对您亏欠太多、太多。

您养育了我36年,扪心自问,我给过您什么?

一片空白和无比悔恨,就是我全部的答案!

我知道自己错了,我想回报您,但您已经没有了知觉!

脑出血,让您有口难开;植物人,让您听不见我的千呼万唤。我想用我的生命来换取您的一声叮嘱,老天不遂人愿,最终留给我的只有一生悔恨和对您无比的亏欠!

在我的本命年,我本来是不信命的人,但我看到与病魔抗战了半年,一身肌肉基本萎缩的您离我而去,我信命了,本该由我来承担的灾难和痛苦,是您帮我承担了!

父亲,您知道吗?您帮我承担的灾难和痛苦,让我悔不当初,让我痛不欲生,让我无以回报,让我悔恨终生!

当道士在焚烧您的遗物时,道士说您走的很不甘心,您舍不得您的家人,您舍不得您一手操持起来的家!您留下了许许多多的舍不得!

您走了,家里的天塌了,母亲茶饭不思,也不想活了!我只得挺起腰,撑起您留下的家!

我当了家,亲戚往来、邻里关系、子女教育……

每一项都让我感到力不从心,每一项都让我发现,您活着的时候,您有多累!

您到底去了哪里?母亲说您一直都在家里,有时是一只蝴蝶,有时是一条蛇!

亲戚们说您在他们的梦,您过得很风光。

我也梦见过您好多次,但您每次都不同我说话,您只是用失望的眼神看着我!

父亲,我对不起您!

每到清明,我对您的思念如同春风中的野草在疯长。不管我身在何方,我都会赶到您的坟前,给您烧点纸钱,倾诉我对您的思念和我内心悔恨!

父亲,过几天就是清明了,我会来您的坟前忏悔,我不是乞求您的原谅,而是我为了让自己心里少点亏欠!

(作者:宁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