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的忏悔
提起“清明”,如同搬起一块石头往我心坎上砸,让我痛不欲生!
31
最忆那年大雪纷飞时
在我的记忆中,最壮观醉人的雪景,当数我少年时代在陕北子午岭山麓一代——槐树庄农场所看到的。每当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美景浮于眼前,耳畔总会响起二妮那散发着黄土地气息天籁一般的信天游,就犹如配乐般,那浑然天成的嗓音将我记忆的柴门徐徐拉开。
12
《青铜剑》
多年以前,去省城烈士陵园游逛误入博物馆,看到一把春秋战国的青铜剑剑悬墙上,我想象中成了它的王要多少功力,我才能剑如游蛇我以拨弩之势,像江湖游侠,舞成一阵风在长沙,甚少有人说自己英勇先祖留下遍地的宝藏,
12
窗外飞雪好读书
小寒过后,天越来越冷。上一场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又一场雪不期而至了。
12
草原之冬
入冬的草原比其他季节更辽阔高远,更富有诗意,苍茫的味道也更重。在这草原最辽阔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感觉,乌蒙大草原在酝酿着什么。某天早上醒来,当冰雪不请自到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草原在等冰雪。
12
老屋墙上的灯台
鲁家老屋始建于清光绪年间,靠老屋那条大路边的厢房墙上,有一个煤油灯大小的窗子,奶奶说那是灯台,专门放置油灯的。
05
冬之晨
喜欢在冬日的早晨外出漫步。五六点时,天空刚刚透出一丝麻灰的亮光,周围一片静谧,整个世界仿佛仍处在沉沉的睡梦中。远处传来的若有若无的狗叫声,好像梦呓一般,虚幻而又真实。
05
怀念我的祖母
今年初冬的一个傍晚,祖母走了。她像一片枯萎的叶子,融进同样枯萎的黄昏。再也找不到了。但她留给我的记忆,却如晨曦的阳光,照亮着我的每一天。
05
母亲的“山楂”流年
小时候去长辈家拜年,家家都准备果盘,里面有瓜子、糖块和软枣居多,若是谁家果盘里装有山楂,那可是稀罕物了,物以稀为贵,究其原因是前几年过度砍伐山楂树造成了果树稀少。
05
行走在乡间的浅冬
当玉米在院子的角落里炫出一垛垛金黄,鸭儿鹅们围着苫布上滚圆的大豆直咽口水,当门楣上一串串辣椒红的刺眼,一排排干豇豆挂起了风帘,乡村已经长吐了一口气,在整个秋忙后,浅冬是那声满足的叹息。
22
庭前桂花落
一夜秋雨,催落了庭前的几株桂花,金黄的、银白的、橙色的花瓣细细碎碎落了一地,仿佛在地上铺了一条斑斓的织锦。
22
母亲做的千层底
母亲从乡下上来,给我带来一双新做的棉鞋:“晚上熬夜容易受凉,穿上它就不冷了。”听着这苍老而关切的声音,我顺手将棉鞋侧过一看,鞋底赫然是一双熟悉的“千层底”!
22
守厂记之十六
保安队长从老家出发前,给我通过话说带家人一起返回,顺便告诉我们晚上为他们做好了接风的准备。
22
陶瓷与诗词
在广东佛山,有一个地方叫南风古灶,深受陶瓷人和文人墨客的追捧。人们倾心于她的理由,不仅仅因为她明明身处闹市却能独享一份安静从容,更是因为她见证并记录了中国陶瓷500年的辉煌史。
19
我的“陶业长征”连载——实地调查总比“听说”来得真实
4个人,耗时6天,行程1800公里,穿越大半个广西壮族自治区,实地走访38家陶瓷企业以及1个陶瓷园区管委会,采集40家陶瓷企业(2家通过电话采集)详细数据。这就是我的第一次陶业长征。
27
我的“陶业长征”连载——付出与收获
陶业长征 广东片区的陶业产能调研
26
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政府副区长 周恒学—— 淄川建陶产业历经多轮转型升级实现整体提升
今天,“第五届中国建陶产区大型巡回论坛暨2017淄博陶瓷产业发展高峰论坛”隆重召开,领导、专家、商业精英、齐聚一堂、共商建陶发展大计,在此我代表淄川区委区政府向一直关心支持淄川经济转调和社会发展的社会各界表示衷心的感谢。
22
论道淄博:淄博产区的破局与突围 ——2017淄博陶瓷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对话精选
产区的强与大不一定只看产能,还跟品牌和创新有关
22
原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中央政治局授课专家张燕生——建陶企业应把握“一带一路”进行创新升级
本次论坛上,原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中央政治局授课专家张燕生在做主题演讲时认为,中国经济黄金30年已成过去,制造代工、嵌入国际工序分工的黄金时期将终结。因此要求制造业要提升自主投资、生产、创新、品牌、渠道的自主生产体系,自主整合产业链、供应链和创新链,颠覆前30年的代工模式。
22
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常务副会长 缪斌—— “十三五”陶企若转型成功,未来会更好
协会常务副会长缪斌做《推动行业转型升级,实现产业绿色发展》主题演讲,他首先从宏观层面解读了中国建陶产业转型升级所面临的趋势,缪斌认为,中国建陶现在所走的路,相当于过去几年或十几年所走过的。
22
 «   1   2   …   3   4   5   6   7   …   22   23   »   共460条/23页 
Top